嬷嬷说她是年纪到了,就往她房里塞了个人,让

  六月天,外头酷日炎炎,乾溪山山洞里,寒潭上却泛着慎人的冰冷气息。

  但,与潭水的冰冷截然不同的是坐在潭中运功疗伤的男子,一身滚烫的真气萦绕,让靠近他周身的潭水蒸腾出一层层袅袅水雾。

  精致绝伦的五官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,白皙若瓷的肌肤在水雾中蒸腾出诱惑的粉色光泽,半湿的墨色青丝懒懒地披散在肩头,与莹白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一个漂亮到天理不容的绝色男子,这样的倾城之色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看到了都会忍不住尖叫,任他压在身下予求予舍……

  他坐在潭水与身上热度交织出的冰与火之间,长长的瞳睫覆在紧闭的星眸之上,玫瑰色的薄唇抿出一道令人窒息的寒意。

  忽然,平静的山洞里风起云涌,狂风大作,杀气顿现……

  对,杀气!在这个被他的手下严密防守的洞中,巨大的杀气来自头顶。

  但,此刻是他运功最为关键的一刻,一旦动了就要破功,不仅无法疗伤,反而会伤得更重!

  “扑通”一声,一件不大不小的不明物体从天而降,一头栽到楚玄迟的怀里。

  之所以说是一头栽下,只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,一个小巧的头颅在他胸膛上蹭来蹭去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  忽然身下一紧,楚玄迟美丽的瞳睫微微抖了抖,差点忍不住跳起来将这个动物一掌拍出去!

  可他还在死死忍耐着,只差那么一点点,他就可以功成!

  “咕噜噜,咕噜噜……”

  栽下来的动物分明呛了好几口水,哗啦一声,一个湿透的头颅从寒潭中冒出来。

  慕七七大口喘着气,差点在冰冷的潭水里被呛死!

  好冷……

  抬头,看到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人时,一双好看的云眸顿时泛开朵朵桃花。

  好美,好美,太美了……口水呀……

  他堂堂一国王爷,沙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,皇城第一美男!

  这女人,她死定了!本王,要将你千!刀!万!剐!

  身上的女人还在不知死活地对他评头论足道:“胸肌这么发达,体格这么强悍,不错不错。”

  某男黑透的脸总算找回一丝丝暖意,但,别以为她有点眼光,他就会放过她。

  “四肢发达,一看就知道头脑简单。”

  毛!本王在政场上呼风唤雨的时候,你丫只怕还没有出生!

  “皮肤真好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血气翻涌,再翻涌……

  楚玄迟的怒火,慕七七完全感受不到,初来咋到,意识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。

  “好冷……”抱了抱身子,看清楚周围的一切,她才从潭中站了起来,一步跨到岸上。

  潭里的男子依然紧闭双目,不知道是不是晕过去了,大概是她刚才降落的时候把他砸晕的,真可怜……

  再三考量,还是决定把他救上来,省得她走了以后,他一个人在潭中被冻死也没人管。

  不管,这具身体真的好重,至少有她两倍重,早知道她就不要那么好心了,呼,好累……

  当然她也不知道,人家娇贵的身躯在她的拖拽下,背部被拖出了一道道刺目的血痕。

  看了四周一眼,一套价值不菲的玄色衣袍安安静静放在一旁,她想都不带想的,立即三下五去二脱下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,把衣袍换上。

  因为袍子太长,只能挽起来,在腰间多打了两个结。

  至于某人,在忍痛被她拖到岸上后,还得要无视自己光溜溜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,依然努力凝聚真气把寒毒逼出体外。

  慕七七依然无视地上男子的怒火,在冷静下来之后,总算知道要尽快离开这地方。

  这个绝色美男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寻常人物,洞外还不知道有没有下属在把守,要是被他们知道她砸晕了他们主子,不知道会不会将她大卸八块丢到黄河喂鱼。

  于是在再三研究之后,身形娇小的女子爬上自己刚才落下来的洞顶,迅速逃逸。

  听着声响的楚玄迟浓眉紧拧,该死的,在羞辱了他之后,竟敢逃!

  但,没人理他。

  慕七七从洞顶逃出去之际,一不小心弄掉了顶头上一块碎石,碎石落下,下头传来一声闷哼。

  虽然有点好奇砸到了什么东西,可她不敢再多事,爬上去后,匆匆滚了。

  至于下方洞里,碎石在砸中楚玄迟的胸膛后,滚到地上,发出沉闷的撞击声,守在洞外的几名侍卫再也忍不住,急匆匆跨了进来。

  玄王有令,他运功时不许任何人进入,刚才听到异响大家已经死死忍着没敢进来,如今明显听到王爷的闷哼,哪里还忍得住?

 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看到赤条条躺在地上的人时,大家傻眼了。

  地上血迹斑斑,猩红的血从王爷背后溢出,淌了一地,就连王爷的胸口,也是一片被蹂躏过的痕迹……

  王爷……他们家英明神勇威震天下的王爷,被……侮辱了……

  不过,王爷的身材……真的好棒……

  “噗”的一声,一口浊血从唇齿间狂涌而出,楚玄迟腾地坐起,因为重伤而苍白的脸被气得通红一片。

  被雌性动物又看又摸他还能忍,但,这群该死的混蛋,竟敢和那女人一样一瞬不瞬盯着他瞧个不停!

  “滚……”咆哮的声音震得整个山洞摇摇欲坠。

  侍卫们敛神,凝气,转身,步伐整齐,飞也似地逃命去了。

  “你,回来。”在最后一名侍卫的身影消失之际,楚玄迟忍着翻涌的气血道:“衣服,脱下来。”

  片刻之后,一身侍卫便服却依然俊逸迷人的楚玄迟走出山洞,冷冽的目光一扫,万年冰封的俊脸渐渐裂开丝丝缝隙:“穿着本王衣袍的女人,找到后,杀无赦!”

  “是,王爷!”敢侮辱他们家王爷,果断杀无赦!

  楚玄迟眸底寒光一闪,咬牙切齿道:“不,把人带回来,本王要亲自剁了她!”

  好不容易走出那片山脉,慕七七混沌的脑袋才算是清醒了过来。

  意识回到脑际,大脑顿时飞快地恢复运转。

  她慕七七,二十一世纪特种部队的第一军医,在一次执行任务时遇上飞行事故,仓皇跳机。

  没想到,这一跳,迎接她的不是死亡或是重伤,而是直接跳进了古代,灵魂跳入某个被推下悬崖的倒霉蛋身上。

  这具身体带着原来主人的记忆,慕容七七,南慕国七公主,与六皇姐一起被遣送到楚国当质子,昨夜在庙会上被敲晕,今晨醒来时已被黑衣人带到悬崖上。

  她甚至没看清楚是什么人劫持的自己,就被人从崖顶上推了下去。

  如果不是崖底恰巧有个寒潭,如果不是寒潭中有具带着冗长真气的身躯,她这一摔,不死也会重伤。

  不过,她刚才似乎……抓了人家的……

  揉了揉发酸的眉角,等意识清醒后,才想到寒潭中的人刚才是在运功疗伤,自己这一折腾,怕不想破功都难。

  垂眸看着自己身上这套绣着腾图的锦衣,依锦衣的用料和上头精美绝伦到活灵活现的绣工来看,刚才的绝美男子绝对不会出身于一般人家。

  虽然害他破了功,但依她所看,就算破功也要不了他的命,顶多就是身上寒毒更深入五脏六腑。

  就是每逢月圆之夜多受点折磨,死不了人的。

  懵懵懂懂间,两条腿带着她回到皇城门外。

  擦了擦额角的汗迹,抬眼望去,还没看得及看清这扇庄严的城门,皇城里忽然便涌出了一群侍卫,只是转眼的工夫,已经把慕容七七团团围住。

  迎接她?可能性不大。

  抬眼,只见一人骑着高头大马从侍卫们让开的道上穿过,来到她跟前。

  一袭墨绿锦衣,青丝以白玉冠束在脑后,如潭深邃的眼眸,正一瞬不瞬盯着自己。

  如此高高在上俯视她,顿时让人有一种生来便该被他踩在脚下的感觉。

  六王爷楚流云,与南慕国七公主自小有婚约,这一刻,正以一种无奈和隐隐藏着厌恶的目光看着自己。

  看到他,心底莫名划过丝丝心痛,这具身体的原主,一直爱着他,爱得发狂,已到了不嫁给他会心碎而死的地步。

  虽然云王一直嫌弃慕容七七,但,平心而论,云王确实是个出色的男子,会嫌弃素来有丑女之称的七公主也没什么好令人惊讶的。

  但看着眼前这阵势,云王亲自来“迎接”,只怕背后的事情不简单。

  楚流云精锐的目光扫过慕容七七的周身,发丝凌乱,脸上浓厚的妆容被水泡过,花花绿绿地染在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,任人再如何仔细看,也已经瞧不出来她的真面容。

  一件男子外袍松松垮垮束在身上,不难看出,袍子底下的身躯没有任何遮挡物。

  只是一眼,那双深邃的星眸顿时染上失望和更深一沉的厌恶。

  据闻他的未婚妻在偷取了三公主价值连城的碧海云珠后,潜逃出城,彻夜未归,今日他亲自出城,便是为了寻找未婚妻而来的。

  虽然对这个自小与自己定了婚约的七公主没有半点好感,但顶着她未婚夫的身份,于情于理,也不能弃她于不顾。

  “上来吧。”大掌伸出,他弯下了尊贵的身躯,看着她。

  就算再厌恶,就算已经开始怀疑她这一身衣袍从何而来,他还是尽到了一个未婚夫该尽的责任,护她,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。

  如果他眼底的厌恶不是已经明显到让人无法忽略,慕容七七会想,单凭他如今这容人之量,她一定会沉浸在他的高贵气质中无法自拔。

  只是可惜,这只大掌,很明显是冰凉而没有半点温度的。

  有免费骏马不坐,实在太对不起她的性格,所以,就算明知道楚流云的掌心没有半点温度,慕容七七还是选择了把手伸出去,搭在他的掌上。

  她住在华陵苑,那里是所有属国质子皇子公主们居住的地方,离城门口有两个时辰的脚程,不骑马回去,若是走路,等回到华陵苑时,这两条腿怕是要废了。

  正要在楚流云的帮助下一跃上马,人群中却忽然闯出了几抹纤细的身影,慕容七七尚未看清来的是什么人,一把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已经焦急地响起:“公主,你不要把碧海云珠交给那个男人,他是骗子,他在欺骗你的感情,公主,他不是好人,你不要被他骗去了!”

  带着哭腔的声音一路靠近,在看到慕容七七一身男装时,翠儿更是又气又急,眼泪顿时如泉涌般,簌簌滚落:“完了,都完了!公主,你真的跟那个男人做出那种事了!公主,你……你被他骗了!呜呜呜,公主太可怜了,堂堂南慕国七公主,怎么可以被男人如此骗了身子?呜呜呜……”

  城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百姓,听到那位婢女大声的哭泣,人人顿时驻足不前,停下来看热闹。

  当听到“南慕国七公主”、“被骗了”这些劲爆的话语,倒吸凉气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。

  原来这个衣衫不整入城、而又得六王爷亲自出城相迎的女子,竟是六王爷未过门的娘子,南慕国的七公主!

  整个皇城里有谁没听说过,南慕国的七公主行为不检点,更是不要脸至极?明知道六王爷对她无意,还要死皮赖脸贴上去,非要人家一表人才气度不凡的云王遵守当年的承诺,娶她为妻。

  本来大家对这个素未谋面的七公主已经深恶痛绝,尤其是城中恋慕着六王爷的女子,如今听说七公主居然想和男人私通,还被男人骗了身子,大家更加痛恨她,恨她玷污了圣洁的六王爷。

  这厢围在城门口看热闹的百姓不断在唾骂,那厢,七公主的贴身婢女翠儿还在喋喋不休地哭诉着:“七公主,如今怎么办?云王爷已经派人在找你,再过不了多久,他一定会找到你,一定知道你被男人骗了身子,那……婚事怎么办?呜呜呜,公主,我们以后怎么办?”

  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,似不经意看到坐在马背上的尊贵男子,只一眼,翠儿顿时吓得几乎软倒在地上:“云……云王爷,您……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又似想到什么,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惊慌失措道:“王爷,我们家公主没有偷三公主的碧海云珠,也没有和男人出城过夜,王爷……王爷请明鉴啊!”

  说是没有,但依她刚才那些惟恐天下人听不见的大声喧哗,这个“没有”,还真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  冷眼看着不知何时背叛了自己的翠儿一个人演完了这场独角戏,慕容七七才抬眼看向马背上的楚流云。

  以为他会像自己一样轻易看穿这种无聊的戏码,却不想在视线对上的一刹那,云王已经收回了那只向她伸出的大掌。

  眼底最后一丝温度没有了,慕容七七暗地自嘲了下。

  她怎么就忘了,在这个把女子的贞洁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年代,她一个浑身光溜溜、只穿着一件男子衣袍进城的女子,在世人眼中早已经不贞不洁?

  楚流云也不过是个凡人,不管自己有没有被男人骗去身子,这一身男装,也足够让人起疑。

  她收回伸出的小手,视线连片刻都没有落在小翠身上,而是穿过众人,直射在站在人群中的女子脸上。

  那是慕容七七的六皇姐,慕容素素,南慕国第一才女,与七七一起被遣送到楚国当质子。

  她站在人群中,一身鹅黄轻衣流苏裙,一头柔顺的青丝看似随意却是经过了精心打理地绾在脑后,再配上精美绝伦如花似玉的小脸,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鹤立鸡群一般,在人群里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
  对上七七的视线,慕容素素只是微微怔了怔,便举步走出人群,来到跪在地上的翠儿跟前,垂眸看着她,轻声道:“你这丫头在胡说些什么?七皇妹只是出门游玩,哪里是……哪里是你说的那样?”

  她一个修养良好的尊贵公主,自然不想翠儿一样口口声声什么“被骗了身子”之类的,婉转空灵的声音也博得了几乎所有男子的怜惜和爱慕。

  “六公主,您要救救我们公主啊!”看到她,翠儿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,哭道:“七公主只是一事被男色蒙蔽了双眼,她绝对不是故意和男子出城彻夜不归的,六公主,您快告诉云王爷,七公主只是一时贪玩,她已经知错了!”

  一时贪玩,竟把自己的清白也玩进去了,这个七公主,是无知还是不要脸。

  “你……你别说了。”慕容素素红着脸,一脸羞涩。

  想当然尔,这种事情,换了任何一个有教养的姑娘家听到了都会脸红耳赤引以为耻,更别说是亲身做出来!

  慕容素素瞥了翠儿一眼,便不再理会她了,走到七七跟前,她柔声道:“七皇妹,事到如今,你还是向王爷好好认错赔罪吧,王爷深明大义,一定……一定……”

  “一定不会责怪一个不贞不洁的未婚妻?”七七斜眼看着她。

  两人走得这么近,慕容素素一身光鲜亮丽,自己却是邋里邋遢的,两相比较之下,谁才是真正高贵的金枝玉叶,根本无需多说。

  “六皇姐为何一口咬定我已经犯下弥天大罪,和男子通奸了呢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“通奸”这样的字眼居然从一个姑娘家口中肆无忌惮地说出来,简直太丢人了。

  慕容七七挑了挑眉,眼底闪过一丝笑意:“既然不是这个意思,那为何一上来就要我向王爷赔罪,仿佛亲眼看到我做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一般?”

  “我……我真的没有,我只是……只是为七皇妹好。”似乎被对方的咄咄逼人吓到,慕容素素退了半步,柔弱到几乎可以随意倒下的身子微微颤抖着,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伤心。

  这弱不禁风的模样,顿时惹来了大部分男子的怜惜,尤其她低垂头颅明显一副泫然欲泣的悲伤姿态,更让在场的男子对逼迫她的慕容七七愤恨了起来。

  七七揉了揉眉角,无声叹息。

  美人儿就是有这么点好处,不管说什么做什么,总有一群大男人帮衬照顾着。

  不理会慕容素素和依然跪在地上的翠儿,她抬头看着楚流云,正要开口说话,翠儿却已抢先道:“七公主,六公主是来帮你的,你怎么可以如此为难她?知不知道在听说你偷了碧海云珠和男人私奔之事的时候,六公主有多难过?她昨夜还哭了一整夜呢!”

  七七轻蹙眉心,视线落在她身上。

  她还没说什么呢,这丫头就指责她欺负六皇姐了,但真是护主心切呢!

  “既然我失踪了一整夜,翠儿怎么不帮衬的把我寻回来,而是跑到六皇姐的地方,看着她哭了整整一夜?”她摇了摇头,似感到困惑:“翠儿什么时候和六皇姐这么好了?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你的主子呢。”

  刚才还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为她向云王爷求饶,如今已经迫不及待地站在慕容素素身前,为她指责自己的主子。

  演技这么差,真当所有人都是瞎子么?

梦寐情趣内衣免责声明:

您在梦寐情趣内衣常识上所看到的内容有些来源于网络,不构成广告也未用于商业宣传,梦寐情趣内衣常识仅为大家无偿传递更多常识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梦寐情趣内衣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对内容有疑义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xoony.com/qqht/528.html